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人物访谈 » 正文

进入资本时代 照明企业有何发展策略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11-27  来源:互联网  作者:中国建材网  浏览次数:233
核心提示:近年来,物联网的出现和崛起带动着LED照明走向小型联网的高值化数位照明。融合个人化、以人为本的智慧照明已成为未来产业发展重

近年来,物联网的出现和崛起带动着LED照明走向小型联网的高值化数位照明。融合个人化、以人为本的智慧照明已成为未来产业发展重点。具有LED高发光率、节能环保的LED照明产品逐渐代替传统照明,而高值化、联网、系统整合、个人化的需求推动着LED照明走向智能化,形成了新一轮的转型方向。

9月,走进成都,探访当地具有代表性的照明工程公司,了解本地的照明市场环境,以及全国性的政策、资本介入、照明观念等因素对本地企业的影响。走访企业包括成都艾森德光电工程有限公司、四川大光明城市照明工程有限公司、四川金典照明工程有限公司。赵 凯,成都艾森德光电工程有限公司 总经理;刘昌严,四川大光明城市照明工程有限公司 董事长;姜智彬,四川金典照明工程有限公司 总经理

记者:四川照明市场的环境如何?

姜智彬:我对全国市场不太了解,但是我认为四川市场非常好,首先是从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数据来看,有多个城市正在做规划设计,没有做的也正在学习考察阶段,准备去做。四川是个旅游大省,而且四川人喜欢消费,喜欢夜生活,喜欢浪漫,这些因素决定了四川市场潜力很大。

其实全国大型的照明企业都很重视四川市场,如果要成立分公司的话,基本上都会考虑四川。但是要怎么样把四川市场开发好,这就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因素了。

记者:公司的业务情况如何?

赵凯:我们的业务全国都有,贵州、云南、重庆、四川的项目比较多。目前我们已经在云南设立了分公司,预计今年年底会在广州成立一个分公司,贵州可能会设办事处。

刘昌严:从这三年的趋势来看,业务量缩减得厉害,比三年前缩减了一半。三年前,成都有非常多的立面改造工程,我们凭借自身优势,跟政府之间合作比较多,当时的业务量在全国来看都是很可观的。

今年的业务量比去年好一点,我们现在手里最少有十几个项目,但都是比较小的,几百万的项目,主要集中在市政跟房地产这一块。我们在房产领域影响力还是很大的,在全国能进入20强。市政项目,包括我们正在做的洛带古镇,我们都希望从设计上、技术上去做一些创新,增加更多艺术、演绎性的东西。

姜智彬:从业务对象来讲,我们主攻房地产、市政这两块。房地产进入高峰期的时候,我们也和全国大型的房地产公司合作过,即使很低迷的时候,我们也一直在关注。但因为房地产市场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,所以市政项目现在是我们最主要的支撑点。

在我们未来的规划中,市政的占比可能也会更多。从区域来看,四川是我们的大本营,我们还是想先把四川做好,不会盲目扩张,有选择性地进入一些区域,比如西部地区,这些市场发展相对滞后的地方,市场空间更大一些。

从业务的领域来讲,我们不能单纯只做照明,而是拓展到和照明相关联的体育文化产业,我们最近已经在对接一些资源了。我们不应该被动地等待别的行业给我们机会,而是要主动地提出我们的创意、理念,去跟别的行业对接、融合。

记者:这些年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变革是什么?

赵凯:我觉得变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。一个是业主对美的诉求在提高。以前很多项目搞出来就像农家乐,比如2001年做的春熙路,花花哨哨的。后来业主更倾向于老百姓喜欢什么就做什么,开始注重营造气氛、品牌包装,为的是提高项目的效益。现在对灯光的要求就更严格了,项目报审的时候,灯光不好就不给过。第二是资本的介入。资本介入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,总的来说是好的,它加速了企业优胜劣汰的过程。

刘昌严:第一是产品的变革。我最早是做舞台灯光的,以前想要实现灯光色彩的变化,要用两到三倍的灯具,结合一些舞台上面的技术,总之是非常复杂、非常困难,今天这些都不是问题了。所以说,从早期的传统照明到现在LED照明,这种变革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。

第二就是照明领域里的跨界。其实在很多年前,国内的照明大师们在设计的时候,就能从场景上面去延伸灯光,用灯光去演绎场景的变化,以今天的眼光来看,我觉得它就是一个跨界。现在,照明除了运用声光电,还加上了互动感应、MR、VR这些技术,它这种跨界给人们带来的更大的想象空间,也给客户带了更大的价值。

姜智彬:要说最突出的几个变革,从产品角度来讲,首先是LED的出现替代传统光源,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突破;还有一些高科技的运用,比如互动投影、3D、VR等,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变革。第二,从设计的角度来看,原来的照明没有太多的设计,现在设计越来越受到重视和认可。

第三,从工程的角度来讲,现在工程的体量比原来也有了比较大的突破。第四,注重投资模式,原来都是30%~50%的预付款,现在更多的是和投资相结合,这可能和政府的财政赤字有关,于是就带来在工程资金模式上面一个本质性的变化。

第五是竞争,原来更多是区域性的竞争,现在是全国性的竞争。第六是近两年才出现的变化,就是现在灯光不再单纯是灯光,它会和景观、绿化、文化旅游相结合。

记者:如何应对行业的变革?

赵凯:首先是专业。我一直认为只要专业技术够强,无论什么时期都不用怕。我们公司现在可能有30%的项目是慕名找上门来的新客户,我想他们看重的就是我们的专业水平。我觉得国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些务实、专业,而且真正为业主着想的公司。

第二就是创新。我们会和一些高校合作一些创新型的项目,这无论对于企业还是学生来说都是非常有益的。现在很多学生在学校里读了四年书,到最后毕业答辩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学到,我觉得挺可惜的。所以,我们希望通过校企合作的方式,给学生们带去一些好玩的东西,带动起他们的激情,让他们学以致用。

刘昌严:因为EPC、PPP项目都很大,没有资金根本操作不了,所以像我们这样的公司要么能找到一颗大树来靠,要么只能抱团去整合资源。

姜智彬:做EPC的话,我们要对整个流程负责到底,责任更重大。因此,工程公司首先要做好人才的储备和培训,其次要加强工程管理。

记者:怎样看待EPC和PPP这两种模式?

赵凯:好几年前我们就在关注PPP,但是照明的PPP项目非常少,而且规模不大,多则几亿,少则几千万。前年也有人来跟我们谈过合作,我们否了。我比较喜欢的PPP项目是由央企或者有名的设计院主持的大PPP项目,其中有灯光建设的服务,我们就可以跟他们合作。让他们去玩资本运作,我们就只负责干专业的活,踏踏实实做好分内的事,为资本服务,就可以了。

至于EPC的话,不可否认它有它的优点,但就我个人来看,设计和施工还是分开比较好。特别是如果甲方尊重设计的话,那么分开来做会得到更好的效果,因为设计师在设计方案时会更专注于设计;而如果是用EPC来做,设计方案很可能就是为施工服务。

刘昌严:EPC、PPP模式是行业的趋势,虽然挑战很大,但我们也只能顺应这个形势去变。那么,怎么变?因为EPC、PPP项目都很大,没有资金根本操作不了,所以像我们这样的公司要么能找到一颗大树来靠,要么只能抱团去整合资源。

资金方面,我们去年也和一些上市公司、国字头的公司、本地公司谈了一下,但是大家提出的条件不匹配。有的上市公司想全资收购我们,但我没有接受,毕竟公司成立了20年,虽然没有做大,但是这里边有我们的心血。

我想要找的“大树”,我们可以给它控股或者部分股份,让我们成为这个公司的一员,然后它帮助我们解决我们作为独立公司时不能解决的资金,以及跟政府之间合作的信任度问题。这条路是必须走下去的,但如果找不到的话,现阶段我们会想要通过和一些基金合作来操作PPP项目。

姜智彬:PPP、EPC对资本的需求非常大,这对企业的融资能力是一个考验。其次,EPC对整个团队的综合掌控能力要求很高。以前,政府项目一般会要求设计和施工分开,然而做EPC的话,我们要对整个流程负责到底,责任更重大。因此,工程公司首先要做好人才的储备和培训,其次要加强工程管理。

做EPC项目基本都需要双甲资质,但是四川目前还没有双甲企业,我们力争今年就把双甲资质给办下来。此外,我们今年也在和一些国有企业搞战略性合作,比如说像四川能投。同时,我们也在和一些上市企业接洽,谈谈进入资本市场的合作模式的问题。

记者:有人说工程行业进入薄利时代您怎么看

刘昌严:外行业人看照明工程行业其实有很多盲区,他们觉得这太简单了谁都能做,于是很多外行进来了,导致行业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,然后恶性的低价竞争也出现了。一个500万的项目,人家就说300万就能做,这种跌破成本的报价我不知道他怎么赚钱。

正是因为行业的不规范,造成了利润的下降,让行业进入薄利时代。我觉得企业要有原则,这种为了赚钱却破坏了市场的公司早晚有一天会死掉的。每个公司都应该有自己的市场定位,搞差异化竞争。

记者:从基础照明安装到城市夜景提升,到城市灯光环境的运营,工程公司在不断转变角色的过程中,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赵凯:我觉得困难的是项目的前期设计没有很好地与照明做结合。在我们跟业主提这个问题的时候,业主往往觉得要进行各个工序之间的配合很麻烦;特别是当听说我们要调整了一些结构设计、要增加费用的时候,他们就说算了。最后项目的效果自然达不到理想的样子。我们的公司叫艾森德,它是英文“accent”的音译,意思是重点照明,想要表达的是我们追求专业的决心。可现实是,很多客观因素使我们没办法专业地去完成一个项目。

记者:如何看待资本介入照明行业?

姜智彬:我对资本爱恨交加。没有资本,很多事情没办法去做。但在感谢资本进入照明行业的同时,我们也要清醒地意识到背后的一些问题。首先,资本更多关注的是工程,很少关注设计和产品研发。可工程只是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,即使这一环节做得再好,其他环节跟不上的话,也会严重制约行业的发展。

其次,这些外来资本对照明行业不是特别了解,可能会带进来一些错误的作法,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。所以,我觉得还是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不能完全由资本主导。而为了提高话语权,我们就必须增强自身的实力,只有你本身的技术够创新、设计够优秀,你在资本面前才有更多的主动权。

另外,我一直有个疑问,为什么都是别的行业在整合咱们灯光行业,灯光为什么不能作为排头兵去整合其他行业呢?灯光对于提升城市形象的效果可以说是立竿见影的,居民的反馈也非常好,所以我觉得灯光其实可以成为经济的一个发展引擎。

只是怎么去发挥这个引擎的作用,这是全行业应该共同去关注的问题。同时我也希望灯光行业能引起国家的重视,最好能进入国家的发展规划当中,加强对企业、对行业的管理、引导,从而推动行业更规范化地发展。

记者:进入资本时代 公司有何发展策略?

姜智彬:资本加速了产业的融合。除了资金实力之外,市场对于公司的整体运营能力、跨界整合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我们公司除了寻找资本合作之外,正在建立一些跨界整合的对接部门,做一些文化类、营销推广类的人才储备,并且对公司的社会资源做一些整合。

我最近到北京拜访了一些公司,他们表达了一些合作意向,想要进入四川这个旅游大省。其实全国的旅游产品是非常多的,如何能够独树一帜?像四川自贡的灯会,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突出的特点。

原因有两点,产品和设计。其实我感觉现在全国的设计能力远远落后于人民对艺术、对美的追求,我们的创新也是一种被动的、倒逼的变革,这些都是资本没办法解决的问题。我们只有不断地提升自身实力,增强社会责任感,才能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需求。

记者:G20之后,全国兴起了城市夜景照明改造和提升的热潮,但有人认为,如果国家政策不再鼓励夜景照明,照明行业将会进入枯水期,您怎么看?

赵凯:肯定会有影响,比如说政府开始打压开发商,地产这一块就会萎缩,对行业的影响肯定很大,但是另一方面,能存活下来的企业必定是精华。虽然项目少了,但是可能会出现更多精品.

因为大家不再是抱着随便做做的态度,而是一定要做得精致,这就和欧美国家是一样的,项目少精品多。所以,我认为只要你的技术方案够好,就一定有生存的空间。但是对于那些不注重技术积累,只想着资本运作的企业,那肯定就进入枯水期了。

刘昌严:我觉得未来十年应该是不会有枯水期的。因为无论政策如何变化,老百姓对照明总是有需求的。没有光,就没有生活!未来,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生力量推动行业的发展,还有一些有积淀的老公司会生存下来。大光明已经走过20年了,我希望它能坚持走下去,并且能做出差异化来,因为同质化的东西最后总是会衰落的。

姜智彬:我始终认为基础照明和功能照明是根本、是支撑。比如路灯,目前成都70%还是传统光源,再比如社区的基础照明,很多都是照明水平不达标的,所以未来在基础照明更新换代这一块,还存在这很大的需求量。

另外,人们对于灯光有了更多精神方面的追求,比如对于旅游灯光、夜游灯光的追求都是不断增长的需求点。所以说市场是绝对存在的,但是市场存在不代表咱们这个行业就能健康发展。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,但曲折也不是坏事,而是优胜劣汰的好时机。我认为,只要国家经济不出现严重滞后,照明的整体行情我还是看好的,

但是大家也不要觉得做照明就是一本万利的事,未来管理的规范化、利润的减少将成为必然的趋势,我认为这是个好事。走得快不如走得远。据我了解,照明协会正在制定行业的一些规范性文件,包括设计收费的标准等也正在拟定。

所以说,还是有人一直在默默地推动着行业的发展。希望在未来,我们还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其中,为行业的发展尽绵薄之力。

来源:阿拉丁照明网

 
关键词: 灯饰
 
[ 新闻中心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中心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